联系方式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广渠门内大街80号通正国际大厦4层
电话:+86(10)67167828, 87109836, 87109837
传真:+86(10)87109838
联系: 张骏张伊依李思凡孙凯、 
当前位置: 中美省州合作专题子站 - 美中经济 - 正文

纳瓦罗关于削减贸易赤字的言论纯属自欺欺人

来源:原创   |   时间:2017-03-13 10:50:17   |   浏览:181

一、相关言论不过是政治走秀

耶鲁大学教授罗奇(Stephen Roach)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将美国面临的贸易赤字困境归咎于贸易赤字本身和背后糟糕的贸易协议,这种观点源于白宫贸委会主任纳瓦罗,不仅违反经济学原理,也威胁到仍脆弱的全球经济。

《金融时报》驻美国编辑泰特(Gillian Tett)表示,纳瓦罗关于贸易的定义中不包括劳工培训和外商直接投资,也不包括之前的“商业”,但美不能通过货币战威胁来刺激经济增长。

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迪顿(Augus Deaton)表示特朗普政府和纳瓦罗对待贸易赤字的态度是“过时的重商主义态度”,自欺欺人。

美国与全球101个经济体贸易逆差,这是一个多边问题,反映出美储蓄赤字的深层次问题。2016年第三季度,美国内净储蓄率为全国收入的3%,不到上世纪最后30年平均水平的一半。美国低储蓄,同时又希望经济发展,则必须从中国、德国、日本等巨额顺差国家进口储蓄,必须保持收支平衡表大规模赤字,以吸引外国资本。自2000年以来,美国收支平衡赤字累计8.3万亿美元,几乎与同期8.6万亿美元多边贸易赤字持平。也正因此,针对特定贸易伙伴的强硬言论不过是政治走秀。

二、贸易赤字远非衡量经济好坏的工具

康奈尔大学资深贸易政策教授普拉萨德(Eswar Prasad)表示,美国经济相对表现较好,美国消费者有能力购买外国产品,而外国消费者则未大量购买美国产品,这一动态变化将推高贸易赤字。而美联储可能的加息举措将吸引更多外国投资,推高美元,抑制出口。

美国企业研究所专家韦乌格(Stan Veuger)表示,特朗普政府有可能出台的削减个人和公司税负等举措也将推高贸易赤字。很多经济学家表示,特朗普政府可以采取扼杀贸易的办法来降低贸易赤字,但此举有可能导致贸易战,美国进出口双双下降,美国经济开始下滑。美国贸易赤字的原因有很多,也远非政府衡量经济的工具。

《华尔街日报》评论指出,特朗普政府应聚焦如何恢复3%的经济增速,而非贸易赤字。只要美经济保持较快速度增长,家庭收入保持增长,美国民众不会关心贸易赤字问题。

三、贸易赤字预示美国经济向好

《华尔街日报》记者戴维斯(Bob Davis)表示,即使美国削减贸易赤字,但并不意味着美国经济实现增长。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之后十多年中,日本贸易顺差,而其经济鲜有增长。而同期,美国巨额贸易赤字,经济却增长强劲。

道明银行资深经济学家拉普提斯(Fotios Raptis)表示,美国1月份贸易赤字扩大是经济向好的信号,意味着美国消费者购买更多外国产品,美国企业购买更多机器设备,美国企业在扩大投资和产能。但大规模赤字可能拖累美GDP增速,今年将拉低0.1-0.2%。纳瓦罗和特朗普政府职责贸易赤字与GDP增速成反比是正确的,但大规模贸易赤字并未直接打击经济活跃度,也与GDP增速放缓没有因果关系,是因为GDP的统计方法作怪。GDP是家庭支出、商业投资、政府支出、出口总和减去进口得出。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和塔夫茨大学经济学家表示,进口将拉低GDP,但并不导致经济增速放缓。美国在大萧条时期贸易盈余,在健康发展时期贸易赤字。

四、威胁中国等贸易伙伴只能引火烧身

罗奇认为,在美解决深层次原因之前,削减与特定贸易伙伴的赤字只能变成对其他贸易伙伴赤字的扩大。美对中国的威胁即是很好的案例。如果特朗普政府对中国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只会引火烧身。美对华贸易逆差将转变为美对其他伙伴贸易逆差。中国制造企业劳工补偿率仅为美在其他国家前十家制造企业劳工补偿率的10%,让这些劳工代替中国劳工,无疑对沃尔玛和美国消费者大幅征税。

克林顿政府财政部长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表示,他担心美国政府对贸易逆差的过度关注将导致与贸易伙伴摩擦升级,损害美国出口利益。“如果美试图依据错误的物理原理搭建桥梁,这座桥无疑将塌陷,如果美试图依据几百年来被质疑的观点制定经济战略,这种战略无疑难以奏效”。

五、刺激储蓄是否能够降低赤字有待商榷

罗奇认为,唯一有效的解决办法是刺激国内储蓄增长,这意味着美国需摆脱对外国资本和多边贸易赤字的过度依赖,量入为出。如果美国希望摆脱贸易赤字,或者开始储蓄,或者放弃重振美国经济的虚假承诺。

但罗奇有关联邦政府必须解决开支,并为私营部门储蓄提供激励措施的观点有待斟酌。美国低储蓄率是因为国家收入分配问题日益严重。家庭必须大量借贷支出来推动消费型经济,而大部分消费者收入增长停滞。保护主义措施将推高商品价格,加剧家庭支出压力,而联邦支出通缩同样会导致类似后果。如在欧洲,最贫困阶层和中间阶层最容易受到政府节约开支的影响,而他们只能依赖消费信贷来维持生计。因此,联邦和州政府应增加重新分配税和支出,提高工人和接受救济人员占GDP的比重,削减大企业和高管占GDP的比重,以谋求长远发展。(李江涛)

信息来源:《金融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

https://www.ft.com/content/eea50292-0331-11e7-aa5b-6bb07f5c8e12

https://www.ft.com/content/0692f474-042f-11e7-aa5b-6bb07f5c8e12

https://www.ft.com/content/a5c0f72e-04b3-11e7-ace0-1ce02ef0def9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eople/ana-swanson/?utm_term=.31fced76d553

https://www.wsj.com/articles/to-reduce-trade-deficit-white-house-wants-partners-to-buy-american-1489020691

https://www.wsj.com/articles/how-to-think-about-the-trade-deficit-1489103616

版权所有: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京ICP备0502129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804号

页面更新时间 : 2017-12-16 03:35:20
Powered By Mystep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