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广渠门内大街80号通正国际大厦4层
电话:+86(10)67167828, 87109836, 87109837
传真:+86(10)87109838
联系: 张骏张伊依李思凡孙凯、 
当前位置: 中美省州合作专题子站 - 美中经济 - 正文

美智库学者认为贸易保护主义措施盛行导致全球贸易增长乏力

来源: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网站   |   时间:2016-03-29 15:54:26   |   浏览:292

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霍夫鲍尔(Gary Hufbauer)等3月23日发表文章,认为导致目前全球贸易增长乏力的原因是由于全球贸易自由化无法推进、大量贸易保护主义措施盛行,而绝非有些人所强调的周期性或结构性因素。主要内容编译如下:

战后60年(1945—2005年)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货物、服务贸易增长及外国直接投资(FDI)急剧扩张,这是世界取得有史以来最佳经济增长的强有力驱动因素。1945—2005年全球实际贸易年增长率为6%,1980—2005年全球名义FDI存量保持15%的年增长率,贸易和投资的扩张推动世界经济年均增长4%。

然而在2008—2009年经济危机后,全球贸易与FDI的表现再也未能像过去那样在经济衰退后取得增长佳绩,目前是二战后贸易停滞最长的时间,已达7年之久。

2008年以来,世界贸易占GDP比重不到60%。2010年之后,全球出口年增长率停滞在不到3%的水平,大约与世界GDP增速持平。全球FDI存量相对世界GDP虽仍保持相对增长,但新增FDI流量从2007年的1.9万亿美元降至2014年的1.2万亿美元。

为何全球贸易投资没能取得以往衰退后那样的反弹?主要原因在于目前全球贸易自由化无法推进,而且大量贸易保护主义措施盛行,而绝非有些人所强调的周期性或者是结构性因素。

除非目前的3T谈判(即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T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和服务贸易协定(TiSA))能迅速结束并得以实施,否则贸易投资停滞将持续到2020年。但世界各国当前普遍怀疑自由化、反对全球化,在此政治环境下,再想取得6%的世界贸易年增长率和2万亿美元的年FDI流量遥遥无期。

政策失败最明显的例证就是,1994年结束的乌拉圭回合多边贸易谈判,竟然是目前全球贸易自由化取得的最新成果。自关贸总协定(GATT)日内瓦回合在1947年结束以来,此后各回合间隔时间日益拉长,东京回合结束到乌拉圭回合结束耗费了15年,乌拉圭回合结束至今已耗时21年,乌拉圭回合所承诺的贸易壁垒减让到2005年已逐步到位,结束了多边政策自由化所带来的贸易投资增长潮。多哈回合谈判自2001年启动至今已15年,但处于停滞状态,何时结束根本遥不可及,印度、巴西、南非及其他许多发展中国家拒绝降低农业和非农产品市场准入壁垒,并力保其农业补贴、关税及关税配额。若各成员国能就农业和非农产品市场准入壁垒达成共识,全球实际收入有望每年增长1000亿美元。

2015年内罗毕部长会议已确认,目前无法达成多哈回合的雄心期望。以美国和欧盟为首的发达国家,开始另起炉灶,主攻诸边和部门谈判。

乌拉圭回合之后,全球最重大的贸易自由化是中国于2001年加入WTO,大幅削减关税和非关税壁垒,使中国占全球进口比重从2000年的3.4%增至2010年的9.1%。但在大量发展中国家拒绝在多哈回合谈判中下调现存壁垒的情况下,各国只好另辟蹊径,奥巴马总统与韩国、哥伦比亚、秘鲁、巴拿马签署自贸协定,其他各国也都签署了许多FTA。但是,从全球来看,这些FTA并未推动显著的新的货物贸易自由化,在服务贸易方面更是几乎没有任何进展。

2008—2009年的全球经济危机中,各国采取的规避WTO规则的保护主义措施泛滥,这些现象多受创造更多国内就业、保护国内企业和产业的政治承诺所驱动,最明显的是“购买美国货”条款和其他类似的本地含量要求。据统计,2008年以来全球实施了117项本地含量要求,这些措施在2010年影响了约9280亿美元的全球贸易,减少了约930亿美元的全球出口。

本地含量要求仅是贸易限制措施一种形式,其他主要措施包括直接进口限制、对外国企业的政府采购歧视、出口税及配额,以及补贴等。据全球贸易预警(Global Trade Alert)统计,自2008年以来,全球共实施了3500项新的贸易保护措施。2015年,新采取的有害保护主义措施前10大国家中包括几个G20成员,例如俄罗斯(65项措施)、印度(55项措施)和美国(51项措施)。

另一方面,即使在当前形势下,全球贸易仍有望扩张。目前全球制成品平均关税仍在6.8%的较高水平,无效率的海关程序、港口机场设施不足等相当于从价税的13—18%,很明显这些壁垒阻碍了国际商务流动。WTO在2015年用两种模型进行的测算显示,如果完全实施贸易便利化协议(TFA)将大幅降低贸易成本,促进全球贸易和GDP增长,其中重力模型显示年出口增长将达1.1万亿—3.6万亿美元,可计算一般均衡模型显示全球年出口将增长2—3%,全球GDP增速将提高0.3—0.5%。

服务贸易领域更是惊人。彼得森研究所BradfordJenson收集的数据揭示,如果商业服务能实现完全可贸易,美国商业服务出口将达到其货物贸易出口的20%,但目前实际水平仅占5%,而这正是由于在商业服务领域面临的超高贸易投资壁垒所致。

投资领域也同样存在着巨大的拓展空间。美国之外的国家占世界经济比重77%,但美国企业对外FDI存量为4.9万亿美元,仅占标准普尔500强企业账目价值的25%。

这些数据表明,即使短期商业周期条件不太好,但如果未来50年能取得1945—1995年间的贸易投资自由化水平,未来贸易投资扩张仍有巨大潜力。然而,目前取得这样的进展机会渺茫。发达国家中等收入家庭工资增长缓慢,再加上世界经济疲弱不振,均加深了对进一步自由化的疑虑。本能性憎恶更自由贸易和投资的情绪在当前美国总统大选中非常明显,尤其是特朗普和桑德斯的言论。欧洲也有众多批评TTIP的声音,担心美国产品将破坏欧盟标准。美欧目前反全球化的声浪要高于支持全球化的声音,因此,未来5年这些反对者很可能会成功阻挠TPP和TTIP。在发展中国家中,是一些小国在引领贸易投资自由化,但一些大国却不甚积极。

鉴于此种情形,即使各国能合力取得经济增长奇迹,但若想重获6%的年贸易增长率和2万亿美元的年直接投资规模,机会渺茫。(李伟)

http://blogs.piie.com/trade/?p=558

版权所有: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京ICP备0502129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804号

页面更新时间 : 2019-12-16 00:00:00
Powered By MystepCMS